真正的创新能力,来自于君子的“上达”精神

日期:2015-07-23 16:53:47永利国际娱乐平台: 编辑:朱东 【 字体:

    创新能力,无论从哪个角度上说,都是决定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,乃至任何一个人命运的重要能力。因为,它不仅能够帮助拥有它的人,事半功倍的获得财富,更能够让他因此而获得他人的敬畏。

    这是一种让几乎所有的人,都梦寐以求的能力。然而遗憾的是,今天的中国人似乎在这一方面,显得尤其的欠缺和薄弱。至于为什么,很多人说了很多的理由,从古代到现代,从传统到现实,林林总总,莫衷一是。

当然,也少不了要将苦难的现实,归结到万恶的传统,这种似乎已经成为定式的习惯性思路。

然而事实上,中国人之所以缺乏创新能力,或者说中国的教育之所以难以培养出具有创新能力和精神的学生,的那个最根本的原因,很可能是——大家对创新这个概念,或者说对什么叫做创新这个问题的理解,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。所以,大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在努力的培养着一种,根本就不是创新能力的,根本就不可能指向创新的“创新能力”。

    为什么这么说?大家不妨都先各自问自己一个问题——怎样才能创新?

答案必然是多种多样的,但是恐怕有一点是基本一致的,那就是只有打破传统的束缚,现有的规则才能创新。简而言之,就是只有破旧才能立新。

    是不是这样呢?如果是,那这就是问题的根源所在。

    因为,在“创新”这两个字当中,没有任何一个字,是需要以破旧为前提,为基础——

    所谓“创”,是始造,是对未有之物的创造。

    所谓“新”,是初次出现,是相对于既有的变化。

    无论是“创”,还是“新”,都不以对旧的破除为必须,为必要,为前提。当然,更不需要以打破规则为代价。

    因为规则从来就不是,也不可能是束缚一个智者的绳索,尤其在中国的传统学问中,就更加不是。

    孔子就曾经讲过:无适也,无莫也,义之与比。

    既没有什么是一定要做的,也没有什么是一定不可以做的,只要符合“义”的标准就行。而所谓的“义”,并不像许多人想象的那样高大庄严,而仅仅是一个“合适”的意思——义者,宜也。

    由于时代是在变迁的,环境实在变化的,所以“合适”的标准也必然是随之而变迁的,也就是说“义”是一个活的概念,不是一套死的条文。

    孔子又说麻冕,礼也。今也纯,俭,吾从众。拜下,礼也。今拜乎上,泰也。虽违众,吾从下。

    ——用精麻布做礼帽,符合古礼;现在用黑丝料做,比较节俭,我同意众人的做法。臣见君先在堂下跪拜,升堂后再拜,符合古礼;现在只是升堂后才拜,这是傲慢的表现;虽然违背众人的做法,我还是主张先在堂下跪拜(升堂后再拜)。

    很明显,有原则,与有变化。

    大家说规则从来就不是,也不可能是束缚一个智者的绳索。相反,智者圣人制定规则,其最根本的目的,是在于教育,引导和保护那些所谓的“多数”,是一个关于什么是正确的,什么是美好的的基本标准。

    因此,当大家否定规则的时候,就是否定了追求美好的这一基本原则;就是否定了对社会上的“多数”应当施以关爱的基本原则。而这是与创新的基本精神,背道而驰的。

    人类——其实是全体动物,都要遵循一个基本的生存法则,那就是以用最小的能量付出,换回最有利的生存与繁衍的条件为追求。换一种表达方式,就是懒惰。所以,任何“创新”的目的,都应当指向能够让更多的人,以更简单省力的方式进行生活,为目的的。简而言之,就是让人们生活的更美好为目的的。

无论从其客观的需求,还是从最终的目的上看,“创新”都既不需要,更不等于破旧。所以,当大家抱持着必须破旧才能立新的观念,教育大家的下一代,要勇于突破传统,用于打破规则,以利于“创新”的时候。

    大家就非但不可能培养出真正的创新精神,创新能力,创新人才,而且还在事实上,奔驰在一条南辕北辙的道路上。

真正的创新精神,在很大程度上,恰恰是在敬重传统,敬重规则的基础上培养出来的。因为,如前所述,所谓的“创新”其根本的目的,或者说动力,是为了能够获得更加美好的生活方式。

    如果,套用一句体育名言的话,就是追求更高,更快,更好。

    要培养和具备真正的“创新”精神,需要培养和具备两个方面的能力:

    第一是“追求”,一个没有追求的人,是不可能有“创新”精神的。

    第二是“鉴赏力”,一个没有鉴赏力的人,是不可能知道什么是更高,什么是更快,什么是更好的。所以,即使有追求,也往往是低俗的,陈旧的。所以,这个“鉴赏力”其实就是对目标的选择与评估的能力。有“鉴赏力”就是有,或者说就会有正确的目标有方向。

    培养有创新能力的人,其实就是培养在生活中,有追求,有方向的人。这种人,在国外可能有不同的表达方式,在中国,尤其是在中国的传统学问中,对他们则有一个专用的称谓——叫“君子”。

    孔子说:君子上达,小人下达。

    何谓“上达”?——就是在方向上的不苟且,在追求上的不放弃。合而言之,就是始终不放弃,对对正确的方向和目标的追求。

    没有这种“上达”精神的所谓“创新”,只能是简单的模仿与复制,而且终将为利而“下达”。

    这是君子与小人在由价值观念的差异,所谓导致的行为方式上的本质性区别。用前面的话说,这就是一个“鉴赏力”的问题。

    孟子说:士穷不失义,达不离道。

    穷不失义,故士得己焉;达不离道,故民不失望焉。

    古之人,得志,泽加於民;不得志,脩身见於世。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善天下。

    士,古之人,其实都是对“君子”的另一种称谓而已。

    所以,君子是为了自身人格的尊严,和天下的福祉的存在的。因此,在君子的观念中,所谓美的好的东西,一定是符合这两个基本标准的。这就决定了君子的“鉴赏力”,决定了他“创新”的方向。

    小人则不然,小人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生存的。所以,小人并不见得就没有“创新”的能力,只不过他“创新”的目的,不过是为了自己能够赢得更大的利益而已。所以,与其说是创新,不如说是创利。

    简而言之,君子的,真正的“创新”,其目标是“新”,是“好”,虽然并不排斥利益,但是是以利益为结果,而不是以利益为目标的。小人的“创新”则是以以利益为目标的,至于是“新”是“旧”,是好是坏,并不重要。

    直观的看,二者的区别就是:

    前者会发明创造出一款新颖的产品,借助其中的创意,来赢取巨额的利润。后者,则会直接把人家的东西拿来,经过一番仿制,直接获利。

    如果创业,前者会邀几个小伙伴,钻到车库里,开发一种新技术。后者,则会直接找两个朋友,去开个网店。

    ……

    所谓的创新精神,根本不是来自于颠覆传统,打破规则的勇气,而是来自于对自身人格尊严的固执坚守,来自于对正确价值观是非观的清醒认识,和固执坚守。

用中国传统的话说,就是所谓的创新精神,实际上就是来自于君子的“上达”精神。

    由此可见:

    第一, 中国的传统学问,非但不是一种缺乏创新精神的学问,相反恰恰是一种最能直接,从根本上培养创新精神与能力的学问;

    第二, 中国之所以难以培养出具有创新精神和能力的人,不是因为大家没有教给孩子们,如何的去大胆的打破传统,恰恰相反,是大家没有,或者放弃了教给孩子们,如何去做一个本分的,敬重传统,遵守规则的人,也就是如何去做一个君子。

    一个脱离了传统与规则的约束,而无所不为的人,他最可能做的不是什么真正的“创新”,而是如何创造一个新的方法去赚钱,哪怕是去偷盗,去抢劫,去乞求。


版权声明:【大家敬重原创。文字版权属于原编辑。部分文章推送时因种种原因未能与原编辑联系上,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编辑联系大家,马上处理。】

相关内容: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